您好,欢迎来到莘莘网
专注国际课程与学校,同您和孩子一起分享点评最全面教育信息021-5858-0738
专访上海常青双语国际学校校长吴经荃
作者:1 来源: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你完全想不到面前的这位儒雅先生,曾经在商海叱咤风云20多年,如今的他是一个满眼慈祥的外公,是一个痴迷音乐的绅士,更加是一个受人尊敬的老师,他就是常青国际双语学校的学术副校长,中国国际高中经济学第一人---吴经荃。



  一、那些年吴老师做过的生意

  70年代的大学生,比今天的大熊猫还精贵。那时文化大革命还没有结束,老师不认真教,学生不认真学,天天忆苦思甜上山下乡,但年轻的吴经荃从来没有放弃,他凭借自己的努力硬是考上了大学,读了英语专业,如今你听到他一口流利的英式发音,好像很轻松,实则在那样物质匮乏的年代,一个人疯狂找外语书籍、外语报纸,一个人疯狂练习发音的经历恐怕很少有人理解。

  毕业后走进重本学校,当一名大学英语教授,去省级电台做做英语讲座,成为一名受人尊敬的学者,过着安稳的教书育人的生活,恐怕是每个人求之不得的。但是对于心里一直有着一团火的吴经荃,他并不满足于此。外语专业的背景,让他对国际形势比别人有更敏锐的嗅觉,他抓紧一切时间,又攻读了“经济学”专业的研究生。80年代,改革开放,他成了中国最早一批做生意,而且是做外国人生意的人。20年的商海沉浮,很多笔惊心动魄的交易,在今天他的口中,不过是以一段过往,说的人毫不在意,听的人却觉得惊涛骇浪。



  (1)巴西的客户

  做外贸的人,听到有巴西的客户来访,恐怕不仅不欢迎,而且要避之不及。巴西客户出了名的难缠又不守信用,关键是不太负责任。很不巧,90年代末的一天,吴经荃的公司接了一笔巴西客户的服装单子。作为公司外贸业务的负责人,他不得不打起12分的精神。外贸对服装要求本来就比其他商品多得多,衣服的版型怎么打,颜色怎么选,各种标怎么做,吴经荃带着团队,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确认,因为一旦有一个要求没达到,这批货巴西客人就不会买单。要求没达到,是中方的问题,可是客户的要求出了错,这是真的是没办法纠正的。验货这天,巴西客人盯着衣服,用蹩脚的英文问:“进口标呢?进口标哪里去了!这衣服不合格,我们不要”。公司的领导都愣住了,这可是几百万的买卖。这时候吴经荃拿出了一份函件,让在场的所有巴西人哑口无言。因为没有进口标的衣服是入不了关的,在投入生产之前,他反复的研究了客人的英文订单,里面居然没有要求制作“进口标”,为了确保对方要求无误,吴经荃多次给对方的负责人去电确认,并且要求对方出具了一份“确认函”,确认他们的订单无误。有了这份“确认函”根据相关的国际惯例,巴西客人必须承担货物瑕疵的损失,公司的领导全都松了一口气。这时巴西客人又提出,损失他们承担,但还是请厂里重新返工,加上“进口标”。耗费了个把星期的时间,客户终于验收满意,然而公司运输部的人带来了一条坏消息“近一个月前往巴西的船舶都预约满了,想要把衣服运到巴西,只有空运”。那时的空运成本比海运足足多出八倍,巴西客户在运输成本上就得损失百万左右,这怎么能善罢甘休。空运!空运就空运,巴西人心里打了小算盘,怕的就是不走空运。

  根据国际商法的相关条例,对外贸易的运输与交付规则,海运和空运完全不同。如果走海运,直到货物交付前,所有权还是属于中方的;而空运,只要货物上了飞机,到达目的地,客人拿到到货通知后,货物所有权就属于巴西人了。碰见不讲理的客户,他们的惯用伎俩是,只要货一上了飞机,就拒不付款,很可能持货要挟中方,要求半价把货物卖给他们。到那个时候,真的是求告无门。眼瞅着巴西客人已经从香港找好了空运代理,成天催着提货装机了。怎么办,这货到底发还是不发?吴经荃这个时候兵行险招,发!按时发货!但是发货的同时,吴经荃代表公司,给香港的空运代理发去了律师函,函件要求,货物到达巴西后,没有得到中方的通知,不允许放货给任何巴西商人,否则,这家香港空运代理将承担一切责任。



  最终,这笔风险重重的生意总算是尘埃落定。笔者跟着这个故事回到了90年代,听着都觉得揪心,如果是自己遇见了这种事儿,恐怕头皮都要抓破。用我们的话说。这样的生意,必须要有扎实的英文功底、国际法知识、关键还要有真正的操作经验才能HOLD的住。

  (2)在对外贸易中,一个逗号也可能引发血案

  “信用证”,是对外贸易中非常重要的单证。这是买方让银行开给卖方的银行信用担保。卖方只要按信用证上所规定了条款生产发货,就可以凭着它去银行提取货款。

  说到这件事儿,吴经荃如湖水般波澜不惊的眼神里也泛起精光。“那年,一家德国商人给公司开了一个很长很长的信用证。你知道,德国人是很严谨的。单证科长拿着信用证,让帮忙审核一下。审核完了吴老师发现,有一句很重要的话,少了一逗号。如果没有逗号,完全是可以理解为正反两个意思。他当时跟单证科科长说,通知对方修改信用证。他们如果愿意改,说明是诚心做这笔生意;如果不愿意,说明他们是有意的。这是一笔涉及几百万元的订单,客人绝对不会为了二三十美元的修改费用而不做这笔生意。这是一家新客户。最后证明这是一个问题客户,公司立即停止了这笔业务,避免了以后的损失。二十年下来,凭借他的睿智和细心,不知道为公司避免了多少风险,挽回了多少损失。

  二、那些年吴老师教过的书

  (1)中国国际高中“经济学”第一人是怎么炼成的

  没有人给吴老师颁过奖,他是无冕之王。试问,在中国的国际高中里,有哪一位经济学的老师是自己在国际贸易的商海中真正厮杀了20年?有哪一位能够给复旦、上海交大和上海财经大学的高级工商管理博士班和硕士班做现场交替传译?有哪一位既是“教育家”又是“翻译家”而且是真正的“商界精英”?找遍全国,恐怕都无法找到第二个。

  “经济学”是一门概念非常多,理论比较抽象的学科。如果只懂得从课本到课本,从理论到理论,恐怕教不出来好的学生。这一天又该上“平均值”average和“边际”marginal的概念。课堂上有个小家伙一直在挠头“吴老师,这个概念能拿来干什么用,生活里也用不上吧,挺难懂的。”吴老师也不生气,“当然有用。咱们每个学期四次考试,你期末考的不错,得了100,可是前三次分别是70分,80分,90分,平均下来的话,成绩并不理想,你的爸爸妈妈如果只看平均成绩,恐怕你要挨骂,这个时候,你要用“边际”的概念跟他们讲,你的平均分虽然不好,但是考试成绩的趋势是越来越好,越来越高的,回家就不用挨骂了。教室里哄堂大笑,就在这个玩笑中,孩子们就牢牢掌握了两个概念。上吴老师的课,就是这么轻松。

  在教学之余,吴老师还被复旦大学、上海交大、上海财经大学的高级工商管理博士班指定为现场“英汉交替传译”。讲课的是国外知名大学的教授,听课的是国内商界的领袖,而交替传译,更是翻译中要求很高,很死脑细胞的一种,因为要中英双向翻译。吴老师说,他的现场翻译是无缝对接。教授说完英语,他紧接着就翻出汉语,从来不停顿。同学汉语提问英语的翻译也从不需任何时间思考。吴老师说外籍教授讲课时他从来不要求不断停下来让他翻译,让他说直到他自然停下,吴老师才翻译。为什么能如此淡定呢?吴老师说因为外籍教授说了上句他就知道他下句说什么。吴老师说他对所有工商管理的课程都很熟悉。吴老师说,在他的翻译中最难的还是一些中国学员的一些提问和讨论,不是外籍教授的课程。由于学员一般都是企业成功人士,说话幽默,有时提的问题就是一个“段子”,说完回引起哄堂大笑。这时外籍教授就会问吴老师他们为什么笑。这时的翻译就要求不但把意思翻出来,还要把幽默的味道翻出来,外籍教授也要笑。所以,吴老师担任翻译的课,外籍教授和中国学员都非常满意,被誉为“金牌翻译”。

  (2)这个学生有点酷

  Larry已经去过两所国际学校了,始终是不太满意。在老师眼中他是一个有些孤傲的男生,不爱搭理人,不主动和同学接触,而且上课随意提问,不像是个学习的好苗子。在Larry眼里这俩学校也不咋样,虽然挺出名的,但是这老师连我提出的问题都答不出来,太LOW了吧。几经辗转,Larry来到了常青国际(双语)学校,吴老师的班上。老师学生都是喜欢挑战的,老师怕学生提问问不倒他,学生怕老师回答不出。路过吴老师班上的时候,你经常能看到班里气氛格外的活跃,像讨论会。吴老师说:“我的课就是要发掘学生的批判性思维,死记硬背教出来的只是考试的机器,这样的机器国外是不欢迎的”

  除了上课,吴老师布置的市场调查也格外有意思,并不是像别人那样发发问卷而已,他安排大家走到学校外面去,去菜市场、去超市,同学们通过实地感受发现,同一种商品价格差了40%而大为吃惊,一系列的问题也就来了“为什么这个商品在A店卖的贵,在B店卖的便宜那么多?”“为什么这家店一个老年人也没有?”“为什么贵了还有人买,他们不知道买便宜的那家吗?”在同学们的十万个为什么里,通过讨论和老师最后总结,活色生香的经济学课也就上完了。

  现在的Larry已经考上了英国前五的UCL大学,选择了喜爱的政治经济专业。隔着欧亚大陆,隔着8小时的时差,也阻挡不了他和吴老师的联系,隔三差五,吴老师都会受到Larry的新问题。最近的问题是“吴老师,南海咋样了”,看到这样的问题,吴老师笑笑,“很开心,跟年轻人在一起。”

  三、那些年吴老师看过的风景

  看吴老师的朋友圈,你完全感觉不到,这是一位其实已经到了退休年龄的人。他喜欢王子文的歌儿,喜欢每天关注最新的股市信息、经济动向。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吴老师走遍了几十个国家,在美国一层楼一层楼的推销、在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给老外用英语上课。笔者采访他的时候,他刚刚从加拿大的女儿家里回来,还在倒时差,见到笔者第一时间高兴地拿出帅气的小外孙的照片给我看,满脸都是得意洋洋。



  生活中的吴老师很注重品质,喜欢古典音乐和中国的红歌儿。和他一起坐车,如果不聊天,他几乎从头到尾都会塞着耳机听交响乐。没事儿吹吹萨克斯,练练毛笔字。我问他:加拿大的空气那么好,太太女儿,小外孙都在那里,为什么不移民去享享福。他思考了一会儿“我还是喜欢有点儿事做,我还是喜欢和学生在一起”。是啊,曾经埋头在万吨的书卷中彻夜翻译著作、曾经在万丈商海中叱咤风云。这样的话,吴经荃最高兴的事儿,一定是把他知道的,全都传授给学生们,看着他们成才,看着他们考上世界名校,直到有一天再次相聚的时候,叫他一声“吴老师”,恐怕比什么都来的满足!

置顶 精品
有用 阅读数 跟帖数

最新点评

    更多... 最有用的文章
    关于我们

    微博关注

    APP下载